GTM No Script

你会和汽车谈话么?
如何从行人的角度重新定义汽车的交流方式

你当前设计的汽车使用一种让人尴尬的社交方式

汽车为何总是鸣喇叭呢? 

假想下你在步行途中,附近的车辆鸣起的喇叭达到 100dB,你是否会问自己:我确实需要注意这辆车吗?驾驶员按喇叭真的会帮助到他人吗?汽车为何总是对我如此不友好呢?

在当今这个时代,富有创意的车辆理念要多于以往任何时候,从自行车式混动汽车,到快捷乘客运送车,再到电动皮卡,不胜枚举。在某种程度上而言,此类创新受到自动驾驶技术的启发,在自动驾驶范畴中,车对车 (V2V) 通信采用自动化方式,而且让人欣慰的是,它以安静的方式实现。

从另一个角度,相对于车辆创新,新的城市规划更注重行人的体验。这意味着汽车与自行车、电动滑板车以及行人之间的距离将变得越来越近。

在这种环境下,多模式程度日益加强,而且大众对汽车的安全性持怀疑态度,因而汽车需要采用更为有效的方式与外界保持通信。简而言之,汽车需要使用新的“语言”,即采用全新的车对人 (V2P) 通信方式。否则,大众的这一感知会进一步强化,会更加认定汽车是现代城市景观的破坏者。

问题来了,这种全新的汽车通信方式会以怎样一种方式呈现呢?

我们提出了车辆通信框架

Star 公司涉足汽车领域已有一些时日,致力于设计全新的车与人通信方式。为了在车内实现更直观的交流,我们联合创意了 Nomi 机器人伙伴,这款产品已斩获多项荣誉。

如今,我们在专注研究汽车的外部语言,提出了一种简易好用的框架。这一框架有横纵两个坐标:潜在危险(这个境况的风险程度如何?)以及信号强度(汽车与外界的通信强度如何?)

通过这两个维度,我们可以得到四个象限:静象(低风险、弱信号);显象(低风险、强信号);隐象(高风险、弱信号);以及警报(高风险、强信号)。

如需详细了解我们在屡获殊荣的 Nomi项目,请阅读该案例研究。

深入阅读

传统的汽车通信

我们今天所熟知的汽车语言已进化了大约一个世纪。虽然部分视听信号(例如转向指示灯)最初与直觉相违背,但是如今已被广泛接受。

我们以行人或者骑行者这个视角。(另外,为简单起见,此处不考虑接近距离这个维度。)如果我们把一些传统的信号放入这个框架,会发现以下结果……

静象象限充满着背景交通通信信息:你未处于危险之中,但你可能要考虑考虑“把狗拴好”。

显象象限中,驾驶员有充足的自我表达空间:你如自己所想获得了关注。但是别人真的有必要知道你的感受吗?

隐象象限绝对是生死攸关的区间:你没有发现危险的临近。然后突然……!

最后一个象限是警报,这个象限在很大程度上由权威部门把控。你从远处就能认出这些信号,而且它们一般有充分理由,值得获得你的注意。

这表明如今的汽车通信系统在整个框架中的分布非常均匀。驾驶员处在四个象限的中心,根据情况,他们灵活的通过语气和手势作出反应 — 从彬彬有礼到路怒症各有不同。

调性微调

语言是一种富有生命力的存在。而且在某些情况下,如今的汽车语言仍然在完善之中。孟买使用亮红灯的方式惩罚按喇叭的行为。通过吸音树或实施速度限制来整体上降低道路噪音。电动车会发出合成的引擎声来警示行人。

但在隐象象限内的一些情况仍未得到解决,例如驾驶员开门时车门会占用自行车专用道:给出的视觉信号短暂而又难以察觉,而给骑行者带来的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。

这些渐进式调整很重要,但传统的汽车通信是以由驾驶员操控和汽车为主的交通环境为假设,不断地进行演进完善的。

如上所述,此类假设越来越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。鉴于此,一种全新的车与人的交流系统设计在不断推陈出新。

全新的车对人通信语言

近些年来,全新的车对人通信模式、符号以及媒体不断涌现出来,堪比寒武纪生命大爆发。多重因素促成了这一现象,包括全新的城市出行理念以及自动驾驶技术的出现。

自动驾驶汽车的出现,将会形成一种信号空放的现象,因为坐在方向盘后面的驾驶员不再需要看这些信号了。这产生了新的问题,因为在实际的驾驶中,车的通信信息都是通过驾驶员这个主要渠道达成的。因此,许多汽车设计师会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:一辆自动驾驶 Level-5 的汽车接近行人,它该如何告知行人何时可以安全通行呢?

从框架中可以看出,大多数汽车的通信新概念都落在了强信号区。可以想象,这种在技术上的加强补偿式通信会在一段时间内占主流,直到更多新的信号方式被认可为止,就像驾驶员挥手示意让行人通过一样。

信号来源(从左上角至右下角):表情符号显示 (Mojipic) | 投射的斑马纹 (Hyundai) | 投射的驾驶车道 (Waymo) | 合成的引擎声(作为法律要求)| 品牌标志投影 (Osram) | 前向格栅屏幕(Google、Uber 和 Lyft

符合社交行为的适当的车辆通信系统

在未来几年,行业上将会有更多的信号类型涌现。那么哪些信号会行之有效呢?最后再次看一下我们提出的框架,我们相信未来的信号分布会是这样。

人们会很难接受那些不必要的显信号。静象信号会进一步弱化,融入到背景环境中,避免噪音污染和信号灯光的污染。在中心位置(此前曾由驾驶员掌控),多样化的视听信号将趋于完善,帮助人们安全出行。权威部门将继续管控强信号象限里的报信号。而危险的隐象信号将通过强而适度的信号来实现。简而言之,你将获得与社交行为相符的车辆通信方式。正如我们所见,这个关于车辆通信系统的模型清晰明了,而且同时将不同的交通参与者纳入了考量。

那会怎样呢?

我们希望这个简易的框架还能助力你设计汽车通信方式。

使用这个框架后,你也许可以找到一些基本问题的答案:汽车通信系统的不同信号该如何分布?或者:如何通过发出适当的信号来避免隐患的出现?

但是你也许还会提出更细化的问题:视觉信号如何转换成听觉信号?或者:信号的强度如何根据接近距离作出反应?

不管您面临那个问题,重要的是让我们共同设计出全新的汽车通信系统,一个安全可靠、经久耐用而又富有社会价值的通信系统!

也许,我们甚至可以对汽车鸣笛作出新的构想。

你喜欢我们的模型吗?或者你是否已经将其应用于自己的工作?无论如何,我们都期待听到你的消息!

取得联系!